歡迎來到吾愛詩經網,為您展示全球歷史知識 男孩起名 / 女孩起名 / 生肖起名 / 百家姓起名 / 生辰八字起名 / 寶寶起名 / 雙胞胎起名 / 嬰兒起名 / 乳名小名 / 免費起名
站點logo

首頁 > 歷史人物 > 韓非

韓非

說到韓非應該很多人都對他非常熟悉了,韓非子是戰國時期法家思想的集大成者,秦始皇對于韓非也是非常欣賞的,韓非的思想理念,深受秦始皇的青睞,但最終韓非還是死在了秦國的監獄中。關于韓非之死,很多人一直都認為是李斯所為,擔心韓非會影響自己在秦國的地位,但也有人認為,就算韓非再大膽,也不可能在殺了韓非之后什么事都沒有,這說明李斯殺韓非只是一個執行者,真正的幕后大佬應該是秦始皇,畢竟韓非雖然厲害,但是卻不能為自己所用,韓非心里只有韓國,因此這樣的人才,如果得不到就一定要殺掉。那韓非究竟是有多大的成就呢?韓非的思想究竟又有多大的影響呢?今天就讓我們一起來了解一下吧。

查看更多+

基本資料參與事件人物關系相關文章

 中文名 韓非 逝世日期 公元前 233年
別    名 韓子、韓非子 主要成就 法家思想的集大成者
民    族 華夏族 出生地 韓國新鄭(今屬河南)
出生日期 公元前 280年 代表作品 《韓非子》

 

 

人物生平

早年經歷

韓非出身韓國宗室,約韓釐王十五年(前280年)出生于戰國末期韓國的都城新鄭的一個貴族之家。

韓釐王二十年(前275年),韓國難深重。韓非始讀“家有之”的商、管之書和孫、吳之書,也讀各類雜書。

韓桓惠王十年(前262年),秦將白起率兵攻韓,一下攻取五十城。韓國上黨郡守降趙。韓國統治層開始分崩離析。在此前后,青年韓非開始上書,所謂“非見韓之削弱,數以書于韓王”(《史記·老子韓非列傳》)

韓桓惠王十五年(前257年),韓非“數以書于韓王,韓王不能用”,這個歷程約為五年。韓非憤怒于“治國不務求人任賢,反舉浮淫之蠹而加之功實之上”,于是開始埋頭著述。

韓桓惠王十九年(前253年),荀子離開稷下后,來到楚國,春申君任命其為蘭陵令,繼續受徒教學。在此前后,韓非投奔荀子門下,“學帝王之術”,同學者有李斯等人。

出使秦國

韓王安二年(公元前236年),李斯奉秦王命到韓國,促其速降。韓非見到十五六年未見的李斯,出示《孤憤》《五蠹》等篇章,李斯看后,把作品帶走,傳至秦王手中?!妒酚洝氛f的“人或傳書至秦”,這“人或”就是李斯。

韓非的書傳到秦國,秦王非常贊賞韓非的才華。韓王安三年(公元前235年),因秦國攻韓,韓王在危急關頭召見韓非,“與韓非謀弱秦”。

韓王安五年(公元前233年),韓非子被韓王派遣出使秦國,秦王很喜歡韓非,但還沒有決定是否留用。韓非上《存韓》書,批評李斯,揭縱橫家姚賈之短(姚賈曾經破趙韓燕等五國合縱,韓非上書說姚賈奔走列國是為了中飽私囊,而非為秦國出力。欲使秦王不用姚賈)。由此得罪了李、姚二人。由于李斯提出滅六國一統天下的通天大計,而首要目標就是韓國,但作為韓國公子的韓非與李斯政見相左(韓非主張存韓滅趙),妨礙秦國統一大計,于是李斯就向秦王上疏辯駁。

被逼自殺

韓非與李斯之政見相左。韓非欲存韓,李斯欲滅韓。因為韓非子和李斯曾經是同窗,李斯深知韓非辯才了得,擔心嬴政被韓非計謀所蒙蔽,故上疏嬴政,陳述其中利害。他說:“韓非前來,未必不是認為他能夠讓韓留存,是重韓之利益而來。他的辯論辭藻,掩飾詐謀,是想從秦國取利,窺伺著讓陛下做出對韓有利的事。”

秦王認為李斯言之有理,便抓捕韓非。廷尉將其投入監獄,最后逼其服毒自殺。韓非想上書始皇帝,被拒絕。后來始皇帝后悔了,派人赦免他,但是韓非已經死了。

主要影響

韓非是戰國末期帶有唯物主義色彩的哲學家,是法家思想之集大成者。韓非目睹戰國后期的韓國積貧積弱,多次上書韓王,希望改變當時治國不務法制、養非所用、用非所養的情況,但其主張始終得不到采納。韓非認為這是“廉直不容于邪枉之臣。”便退而著書,寫出了《孤憤》《五蠹》《內外儲》《說林》《說難》等著作。在這些文章中,韓非重點宣揚了韓非法、術、勢相結合的法治理論,達到了先秦法家理論的最高峰,為秦統一六國提供了理論武器,同時,也為以后的封建君主專制制度提供了理論根據。

政治

政治理想

韓非的政治理想是希建立一個統一的君主集權的封建國家,他面對戰國末年新舊勢力激烈斗爭和請候割的局面,總結了“之亡,周之卑,皆從諸候之博大也(《愛臣》)的歷史教詞,主張建立続一的君主集權的封建國家,在他的著作中,出現像“新圣”“嚴天子”“王資”“帝王之資”“兼天下”之變的詞句就反映了他的這種惡望;而他在《揚權》篇中更明確地指出這種統一的君主集權要做到“事在四方要在中央,圣人執要四方來效,以統一代替分裂,以集權代替割據,這在當時無疑是進步的,不過韓非所主張的君主集權是集一切權力于君主一人,君主可以定法出令,獨操生系之柄,這實際上是絕對的君主集權統治,為了使君主的神圣權力不受侵犯,韓非主張尊君卑臣,并提出要“強公室,杜私門”(《內儲說下》),主張對那些私門勢力和好比惡虎一樣的權臣,要散其黨收其余,閉其門,奪其輔(《主道》),予以堅決鐘除和鎮壓,韓非的這一主張雖然在當時對于打擊那些“虧法以利私,耗國以便家”(《孤憤》)的擅權重臣有進步作用,但他把君權絕對化并認為君臣利害必然相反這不僅會加深君臣的矛盾,而且在認識上也是偏頗的,片面的。

韓非的法治思想是以進化的歷史觀作為推行法治的理論基礎,以建立一個統一的君主集權的封建國家作為奮斗理想和目標,以“以法治國”作為他思想學說的核心,以唯物主義的認識論作為他觀察事物和斗爭的武器,它們有機聯系,渾然一體,構成了韓非的比較完整的思想體系。

變法思想

改革圖治,變法圖強,是韓非思想中的一大重要內容。他繼承了商鞅“治世不一道,便國不法古”的思想傳統,提出了“不期修古,不法???rdquo;的觀點,主張“世異則事異”,“事異則備變”。(《五蠹》)

韓非持歷史進化的觀點,認為時代是不斷向前發展的,如果不從當今的實際出發,而一味地美古代先王,去法古代,“非愚則證”(《顯學》),既然時代變了,治國的措施也應隨之改革,因而他主張“圣人不期修古,不法???,論世之事,因為之備”(《五蠹》),他認為,上古競于道,中世逐于智謀,當今爭于氣力(《五蠹》),在“當今爭于氣力”的時代,決不能以寬之政,治急世之民”(《五蠹》,只有實行系列有利于建立和鞏固新興對建度井促成大統的政策,才是順乎歷史海流,韓非的這種具有發展進化的歷史現,是他主張實行法治的理論落和思想武器,它在當時用來論證新興的建設和完成大統一是歷史發服的必然趨勢,無疑是有進步意義的。

韓非把社會現象同經濟條件聯系起來,這在當時是難得的。韓非對經濟與社會治亂的關系有了初步認識,注意到人口增長與財富多少的關系,是中國歷史上第一個提出“人民眾而貨財寡”會帶來社會問題的思想家。

法律

以法為本

法家是先秦諸子中對法律最為重視的一派。他們以主張“以法治國”的“法治”而聞名,而且提出了一整套的理論和方法。這為后來建立的中央集權的秦朝提供了有效的理論依據,后來的漢朝繼承了秦朝的集權體制以及法律體制,這就是我國古代封建社會的政治與法制主體。

法家在法理學方面做出了貢獻,對于法律的起源、本質、作用以及法律同社會經濟、時代要求、國家政權、倫理道德、風俗習慣、自然環境以及人口、人性的關系等基本的問題都做了探討,而且卓有成效。

法家認為人都有“好利惡害”或者“就利避害”的本性。像管子就說過,商人日夜兼程,趕千里路也不覺得遠,是因為利益在前邊吸引他。打漁的人不怕危險,逆流而航行,百里之遠也不在意,也是追求打漁的利益。有了這種相同的思想,所以商鞅才得出結論:“人生有好惡,故民可治也。”

以法治國

韓非著作總結了前期法家的經驗,形成了以法為中心的法、術、勢相結合的政治思想體系。韓非著重總結了商鞅、申不害和慎到的思想,把商鞅的法、申不害的術和慎到的勢融為一本。他推崇商鞅和申不害,同時指出,申商學說的最大缺點是沒有把法與術結合起來,其次,申、商學說的第二大缺點在于“未盡”,“申子未盡于術,商君未盡于法”。(《韓子·定法》)韓非按照自己的觀點,論述了術法的內容以及二者的關系,他認為,國家圖治,就要求君主要善用權術,同時臣下必須遵法。同申不害相比,韓非的“術”主要在“術以知奸”方面有了發展。他認為,國君對臣下,不能太信任,還要“審合刑名”。在法的方面,韓非特別強調了“以刑止刑”思想,強調“嚴刑”“重罰”。

韓非認為,光有法和術還不行,必須有“勢”做保證。“勢”,即權勢,政權。他贊賞慎到所說的“堯為匹夫不能治三人,而桀為天子能亂天下”(《難者》),提出了“抱法處勢則治,背法去勢則亂”(《難勢》)的論點。

韓非的法治思想適應了中國一定歷史發展階段的需要,在中國封建中央集權制度的確立過程中起了一定的理論指導作用。

法不阿貴

尤可稱道的是,韓非第一次明確提出了“法不阿貴”的思想,主張“刑過不避大臣,賞善不遺匹夫”。這是對中國法治思想的重大貢獻,對于清除貴族特權、維護法律尊嚴,產生了積極的影響。

儒家講究“禮不下庶人,刑不上大夫”,而以韓非為代表的法家更把它發展成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法律即使是對高貴的人,有權勢的人也不徇情?!俄n子·有度》:“法不阿貴,繩不繞曲。法之所加,智者弗能辭,勇者弗敢爭,刑過不避大臣,賞善不遺匹夫。”

以法為教

韓非主張以法為教,意思就是除了制訂法律以外,還必須要宣傳法律,普及法律知識,遵守法律,運用法律,使整個社會形成“知法、懂法、守法”的良好風氣。(出處《韓子·五蠹》:“故明主之國,無書簡之文,以法為教。”)

韓非的法家思想最偉大的實踐者是秦始皇,秦國的教育制度,便為法家思想。以法為教是秦代施行政策,加強思想法制,鞏固中央集權的標志之一。

法教是與禮教相對立的。在秦未統一六國時,秦孝公就同商鞅、甘龍、杜摯三大夫討論正法之本,商鞅掌握秦國政權后,便強調以法制取代禮治。所謂知者作法而賢者更禮(《商君書·更法》)。他還寫了奏書,陳述明主忠民產于今世,而散領其國者,不可以須臾忘于法(《商君書·慎法》)。

韓非的法治思想在后世有它一定的現實意義,特別是其“法、術、勢”相結合的理論。韓非“以法為本”的主張得到現實的實踐,成為當代的主流思想。韓非還強調“以法為教”,也使后人更加懂得,除了制訂法律以外,還必須要宣傳法律,普及法律知識,讓廣大人民群眾知曉法律,運用法律,遵守法律,使整個社會形成“知法、懂法、守法”的良好風氣。

韓非的“術”是指君王統治的手段和策略,拿到今天來看,可以變為管理者的管理方法。如對被管理者要進行業務考核,要讓其名符其實;對工作有成績的給予褒獎,對工作不稱職的給予責罰;在干部任免上要從基層選拔。韓非子說“使宰相必起于州部,猛將必發于卒伍”(《韓子·顯學》),對于保證管理者的質量至關重要。

“勢”就是君主的權力和地位,可以理解為國家權威。無論在專制時代還是民主時代,國家領導者和管理者的權威都是必須肯定的,否則政出多門,言出多家會導致混亂。我們國家正在深化改革,需要調動各方面的力量和積極性搞活我們的經濟,這就有可能出現“有令不行,有禁不止”的情況。某些地區地方保護主義嚴重,對于統一的政令采取“上有政策,下有對策”的辦法,致使中央的許多符合中國人民長遠利益的法律、政策貫徹不下去,最終損害了國家和人民的利益,也使老百姓對國家的權威性提出疑問。所以必須要樹立國家的威信,以便使法律得以貫徹實施。

哲學

刑名法術

司馬遷在《史記·老莊申韓列傳》中指出:韓非“喜刑名法術之學,而其歸本于黃老”,“韓子引繩墨,切事情,明事非”,“皆原于道德之意”。說明韓非思想源于道家,以老子的樸素的唯物主義道論與辯證法為他的“法、術、勢”相結合的“君人南面之術”尋求哲學基礎。在《韓子》一書中,無論是《解老》、《喻老》,還是《主道》、《揚榷》(揚權)、《外儲說右下》、《八經·主道》、《南面》等,所闡述的都是“道可道,謂經術政教之道也(《本道》)。韓非以“法、術、勢”皆源自對道家的政治解釋,關注政治與人生。韓非在《解老》、《喻老》、《主道》、《揚榷》(揚權)諸篇中,都吸取了道家的思想。韓非思想的根源來自于老子以及《鄭長者》。

韓非是荀子的弟子,思想主張承襲荀子的儒家思想,卻愛好“刑名法術”之學,且歸本于‘黃老之學’,一套由‘道’、‘法’共同完善的政治統治理論。韓非總結法家三位代表人物慎到、申不害、商鞅的思想,主張君王應該用‘法’、‘術’、‘勢’三者結合起來治理國家,此為法家之博采眾長之集大成者。

秦始皇在初見韓非著作部份篇文內容就佩服地說:“嗟乎,寡人得見此人與之游,死不恨矣!”意思是說,寡人如果能見此人,與其同游談論一番,那就是死也都無憾了!在韓非死后,當代各國國君與大臣競相研究其著作《韓子》,秦始皇在他的思想指引下,完成統一六國的帝業。

韓非反對政治治理的原則建構在私人情感聯系與當代社會道德水平的提升上,主張將人的自利本性作為社會秩序建立的前提,強調君主統制權視為一切事物的決策核心,君權是神圣不可侵犯,君主應當運用苛刑峻法重賞來御臣治民,以建立一個君主集權的封建國家。

韓非在其《韓非子》里面有《解老》與《喻老》兩篇,直述自己思想源自于老子,故后世稱之為道法家,意味從道家里面延伸出來的新法家思想。

道是變化的,天地是變化的,人是變化的,社會是變化的,治理社會的方式方法也是變化的。但道也有相應的穩定性,這個穩定,就是人應遵守的行為準則,在現實中就是法。法就是依著道而建立的。法必須隨時代變化,法必須人人遵守。因為認識到萬事萬物的變化,韓非同老子一樣,也是反傳統的。韓非取《老子》“無為”的思想,《老子》認為處世,不需要拘泥固定形式與方式,只要順著大道即可。韓非認為無為,落實在君王統治上,應該是無論特定喜好,或不喜好都不能被臣下推測與掌握,此觀點還包括施政習慣,統馭方式等,應該陰晴不定,難以掌握。如此才不會反被臣下駕馭,這也就是申不害的“術”。

商鞅、慎到、申不害三人分別提倡重法、重勢、重術,各有特點。到了法家思想的集大成者韓非時,韓非提出了將三者緊密結合的思想。法是指健全法制,勢指的是君主的權勢,要獨掌軍政大權,術是指的駕御群臣、掌握政權、推行法令的策略和手段。勢主要是察覺、防止犯上作亂,維護君主地位。

韓非之學成為法家,又歸本于道家。其最高理想為“君無為,法無不為”,認為法行而君不必憂;臣不必勞,民但而守法,上下無為而天下治。但其學說過于尊君,為后世所詬病。

作為法家學說的集大成者,韓非關于法家學說的著作,為中國第一個統一專制的中央集權制國家的誕生提供了理論依據。

唯物主義

韓非在認識論方面很注重唯物主義的“參驗論”。他認為認識是人的一種天然屬性,必須依賴人的感覺器官和思維器官,這是一種含有樸素唯物主義的見解。他充分肯定人的認識能力,主張“緣道理”辦事,指出“緣道理以從事者,無不能成”(《解老》),反之,就必然失敗;他認為人的認識活動都是有目的的,因而人的言行必須講求實際功效。他說“夫言行者,以功用為之的投(箭靶)”(《問辯》),指出“不以功用為之的彀,育雖至察,行雖至堅,則妄發之說也”(《問辯》);他還著重提出要用參驗"之說作為檢驗是非的標準。“參”是比較研究,驗”是證實。他說:“循名實以定是非,因參驗而審言辭”(《奸劫獄臣》),意思是必須考察名稱和實際是否相符才能判斷是非,只有通過比較檢驗才能判斷言辭是否正確。他還說:“無參驗而必之者,愚也;弗能必而據之者,誣也”(《顯學》),意思是不經過比較驗證就作出肯定的判斷是愚;不能作出肯定的判斷就拿來作根據,是欺騙.韓非把他帶有樸素唯物主義的“參驗”論運用到政治生活中,一方面用來抨擊儒家等學說,說他們祖述先王的言論是未經參驗的虛妄之談:另方面又用來考核臣下,要求臣下在言、事、功三方面應該做到完全一致,言論、工作、功效完全相符的就給予獎賞,否則就予以懲罰。

文學

韓非有輕微口吃,但卻是文筆流暢的優秀作家。韓非精于“刑名法術之學”,“而其歸本于黃老”。與秦相李斯都是荀子的學生。韓非文章出眾,連李斯也自嘆不如。韓非將自己的學說,追本溯源于道家黃老之術,他對老子《道德經》有相當大的研究,《韓子》(韓非子)中,著有《解老》《喻老》等篇,集中表述了韓非的哲學觀點。

韓非的文章構思精巧,描寫大膽,語言幽默,于平實中見奇妙,具有耐人尋味、警策世人的藝術風格。韓非的《孤憤》《五蠹》《說難》《說林》《內儲》五書,十萬余言,字里行間,嘆世事之難,人生之難,閱盡天下,萬千感懷。

《韓非子》書中記載了大量膾炙人口的寓言故事,最著名的有“自相矛盾”“守株待兔”“諱疾忌醫”“濫竽充數”“老馬識途”等等。這些生動的寓言故事,蘊含著深雋的哲理,憑著它們思想性和藝術性的完美結合,給人們以智慧的啟迪,具有較高的文學價值。

韓非的文章說理精密,文鋒犀利,議論透辟,推證事理,切中要害。韓非子的文章構思精巧,描寫大膽,語言幽默,于平實中見奇妙,具有耐人尋味、警策世人的藝術效果。韓非還善于用大量淺顯的寓言故事和豐富的歷史知識作為論證資料,說明抽象的道理,形象化地體現他的法家思想和他對社會人生的深刻認識。在他文章中出現的很多寓言故事,因其豐富的內涵,生動的故事,成為膾炙人口的成語典故,至今為人們廣泛運用。

《韓非子》一書中記載了大量膾炙人口的寓言故事,最著名的有“自相子盾”、“守株待兔”、“諱疾忌醫”、“濫竽充數”、“老馬識途”等等。這些生動的寓言故事,蘊含若深雋的哲理,憑者它們思想性和藝術性的完美結合,給人們以智的啟迪.具有較高的文學價值、《韓非子》中寓言的深層意義《韓非子》全書共10余萬言,這部先秦法家的代表著作內有寓言故事三四百則。其中巧妙地運用寓言故事來說理,取材于社會見實,歷史人物歷史事件或民問故事的高言。這些都是韓非子對社公現象深入仔細觀察后提煉出的,這些生動的故事,雖然出自特定的環境,但蘊含著深刻的哲理,其思想性和藝術性的完美結合,給人以智和啟迪。他的寓言淺近而深刻,默而冷峻,他把莊子以寓言說理的方法進一步發展,多了一些切近現實的因素,而少了幾分道家特有的玄,堪稱先秦諸子文章中的寶。他的寓言形象而生動地反映了復雜紛紜、變化萬千的現實生活,大至時代更迭、國家興亡,小至個人榮,歷代王候,夫思婦.均納于筆下,可謂跨越時空.巨細無疑。其內容之廣泛、事件之紛,形象之眾多,均堪稱先秦寓言之最。

主要作品

韓非的文章由后人收集整理編纂成《韓非子》,現存二十卷共計五十五篇,約十余萬言?!俄n非子》大部分為韓非自己的作品。

《韓非子》中以下列五篇最能代表韓非的思想:

《孤憤》論述自己對當代法家對更法之志的憤慨。

《說難》第十二,論述對君主進諫的困難,反映韓非對君主的心理分析之清楚,為論說體。

《奸劫弒臣》第十四,前半部論述奸臣的奸行及治奸之法,后半部則反對儒家思想,倡導法家思想治國之道。

《顯學》,批判儒家與墨家,闡揚法治,是韓非對法治思想的代表作,亦是中國古代哲學思想的重要史料來源。

《五蠹》,歷史上公認的韓非子代表作。

韓非熱點

查看更多

韓非簡介

查看更多

韓非生平

查看更多

韓非結局

查看更多

韓非野史

查看更多

最新人物最熱人物

回到頂部
广西麻将吧 大众麻将麻将 黑龙江22选5技巧 全来湖南麻将有挂吗 成都麻将旧版 pk10玩法技巧 王中王精选四肖中特949cc 广东11选5玩法规则介绍 手机捕鱼海底捞修改器 三国麻将规则 正规棋牌游戏平台 吉林省11选5开奖结果 微乐吉林麻将下载 明星三缺一 完整 单机 金博棋牌作弊器 王中王四不像精选资料 广东十一选五前三计划